直接走菜单 跳到内容上 简捷到主菜单

主要介绍

HOME Sitemap
选择语言 한글 日本語 ENG 影印链接
菜单
close
 
메뉴선택 메뉴 열기메뉴 닫기
HOME

제목

打印 复制地址

被害当时的主要事件 (1907~1948)

1907~1948
被害当时的主要事件

1907~1933

1907

『陆战法规和惯例公约》(批准日本加入)

该公约亦称《海牙公约》,其附件《陆战法规和惯例章程》第46条规定:“受害者有权不受强奸等屈辱性行为迫害

该公约规定,战时状态下应该保护女性免受强奸或者强制卖淫的迫害,但殖民地女性并不在保护对象之列。

1910

《 关于取缔为经营丑业而买卖妇女的国际协定 》(批准日本加入)

该公约规定:“无论有无本人同意,全面禁止未成年女性(未满20周岁)卖淫,即使是成年女性,以欺诈和强制性的手段强迫卖淫时,将受到刑法制裁。”

当时,日本政府以未满十八周岁为未成年为条件缔结了该项公约,1927年该保留条件被废除。但是,日本政府把朝鲜、台湾等日本殖民地排除在公约适用对象之外。

1921

《 禁止贩卖妇女和儿童国际公约 》(批准日本加入)

1931

9月 满洲事变

满洲事变是1931年9月18日驻扎在中国满洲的日本关东军,故意炸毁南满铁路路轨(又称柳条湖事件)后发生的事件,该事变打响了中国(国民党政府)与日本战争的第一枪。

日军炸毁铁路,并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仅用五个月的时间就占领了满洲地区。然而,日本却因满洲事变和1932年在中国成立傀儡政府——满洲国而被国际社会孤立。

随着中国的抗日救国运动走向高潮,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因担心自己在中国的权益受到损害而极力批判日本,日本最终于1933年退出国际联盟。以满洲事变为导火索,日本国内军部的发言权日益壮大,最终以军部为首走上了军国主义化的道路。

有一些日本史研究者将1931年满洲事变开始至1945年太平洋战争日本投降的这段时间,以日本一直持续侵略战争为依据,将该期间称为“15年战争”;还有一些史学家以满洲事变最终以停战协议收场,与1937年爆发的中日战争没有连续性为由,反对“15年战争”的说法。

1932

1月 第一次上海事变爆发及军慰安所设立

第一次上海事变是在满洲事变(1931年)后,日军为转移西方列强对满洲侵略的视线,于1932年1月在中国上海发动的事变。

1932年5月,中日之间缔结停战协议后两国间的武力冲突暂时告一段落。第一次上海事变爆发后,日军以对士兵进行“性抚慰”为目的,有组织地设立军慰安所。当时,被派遣到上海的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冈村宁次,在回忆录中写道:“海军先设立了军慰安所。”上海的慰安所中也有曾生活在日本的朝鲜女性。

1933

1月  《关于禁止买卖成年妇女卖淫的国际条约》(日本未加入)

据说日本政府以国内法问题为由并未加入该项公约,但是知道该项公约的存在。

1937~1941

1937

7月 中日战争爆发及日本军“慰安妇”制度的进一步推进

1937年7月7日,中日两国军队于北京附近的卢沟桥发生武力冲突。以该事件为开端,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两国战争直至1945年才结束。

当时,日军把该场战争称为“支那事变(七七事变)”,当时也有中国人认识到“支那”是日本侵略者对中国的蔑称。

而中国则把中日战争称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或“八年抗战”、“十四年抗战”。迄今为止,史学家就战争爆发原因是哪国军队先挑起战争这一问题仍旧争论不休。

虽然没有精确统计过中日战争期间包括军人在内的中国人牺牲者人数,但至少有牺牲2000万人的说法。中日战争爆发后,日军管辖的“慰安妇”制度得到进一步推进,其背景有如下3个原因。

第一,为了防止日军强奸中国女性。因为在日军的立场上,士兵强奸中国女性事件频发使中国人对日本产生仇恨心里,日军终会声名狼藉,其引以为傲的武士道精神也会臭名昭著。然而,慰安所设立以后,日军强奸中国女性的事件也并未偃旗息鼓。

第二,设立军队管辖慰安所,对“慰安妇”进行系统性的性病检查,预防日军士兵感染性病。即,染上性病的士兵增多,会导致战斗力下降。

第三,日军急需鼓舞士气。战争时间持续延长导致士气低迷,在中国占领地日本士兵的强奸事件频发等诸多问题,使日军更加确信需要建立慰安所。最后是间谍问题。如果日军出入中国人慰安设施,军事机密有可能会泄露给中国女性,所以认为由日军有组织地建立慰安所并对其进行统一管理。

1937

12月 南京大屠杀及军慰安所的设立

中日战争(1937年7月)全面爆发后,日军扩大侵略范围,最终攻陷了中国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自1937年12月起至次年初为止,日军在当时约有20~25万人口的南京,对平民百姓和中国国民党军俘虏进行无差别的掠夺、强奸、纵火和虐杀。当时在南京的英国路透社记者,在12月13日的讲演中演说了日军的野蛮行径,说道:“他们进行了有组织、彻底的掠夺。”。亲眼目睹中国女性被日军士兵强奸的德国纳粹党员约翰·拉贝,在12月17号的日记中写道:“女性被强暴之后还被刺刀刺伤,听说昨晚有一千名女性被强奸。”

至今对于在南京牺牲的中国人数量仍是众说纷纭。中国主张南京大屠杀中共有30万的牺牲者,而日本某些保守知识分子则否认南京大屠杀这一史实。在惩戒日本战犯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1946年8月)上,则把中国人牺牲人数合计为20万人。

从学术角度分析中国牺牲人数的日本史学家秦郁彦主张,约有5.3万人(普通百姓2.3万人、中国军俘虏3.0万)死于南京大屠杀。也有洞富雄指出大屠杀死亡者有30万人。一方面,通过在中国停留的西洋人将中国女性被日军士兵强奸的事实传到了国际社会后,批判日本的声音高涨,最后驻扎在中国的日军司令官开始有组织地在中国设立军“慰安所”。

除此之外,当时在中国的外国人还曾亲眼目睹在日军屠杀中幸存的中国女性被强征为“慰安妇”的场景。自1938年起,在中国战场设立日军直营的慰安所,无数日本和朝鲜女性以“慰安妇”的身份被日本军蹂躏。史学家吉见义明主张,日军设立军慰安所和强征“慰安妇”都由军队、警察、行政机关进行干预。

1940

9月 三国轴心缔结

满洲事变以后,1940年9月,被国际社会孤立的日本与在帝国主义的竞争中和美英等国家对立的德国和意大利, 建立了三国同盟关系。他们还想将苏联拉进来建立四国同盟,但因各国之间外交政策不一致,最终止步于由日本、德国、意大利组成的三国同盟。当时,日本内部包括裕仁天皇在内的海军领导层对于结成三国同盟持消极态度,但在由陆军及外务省领导层、海军的年轻军官组成的同盟推进派的极力促成下,日本政府最终还是缔结了三国轴心。

轴心协定的主要内容有:让日军在亚洲、德国和意大利在欧洲占据主导权,公约缔结国家中若有一方遭到美国的攻击要进行相互援助。这些与美国对抗的条款,最终恶化日本的对美关系。中日战争陷入长期战,大规模战争使日本支出消耗殆尽,还与在背后支持中国国民党政府的美国形成了对立关系。1939年,日本与在波兰战役中大获全胜后、在欧洲战区长驱直入的德国联手,这其中有牵制美国的企图。

1941

7月 日本关东军特别大演习及朝鲜“慰安妇”的大规模征召

1941年7月,驻扎在中国东北部的日本关东军为了备战苏联,在苏联与中国东北部的国境附近投入了约80万兵力,开展了特别军事演习。

关东军针对这一兵力制定了征召2万名朝鲜“慰安妇”的计划。遂要求朝鲜的殖民统治机构——朝鲜总督府把约一万名(还有8000人的说法)朝鲜女性移送到中国东北地区。

1941

10月 任命东条英机为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兼内务大臣

1941年10月,积极支持与美国战争的陆军大臣东条英机被任命为陆军首相后,积极推进与美国的战争准备。

1945年日本在太平洋战争中战败,东条英机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上被判定为甲级战犯,1948年11月被判处绞刑。

1941

12月 日本突袭珍珠港和太平洋战争爆发

日本在亚洲的持续侵略、日本对美国采取的对日经济制裁措施的反抗,最终使美日关系陷入了一触即发的紧张状态。最终,于1941年12月8日,以日本海军机动部队突袭美国夏威夷和东南亚英国殖民地为导火索,太平洋战争爆发。

日本挑起战争的原因之一,是美国采取了禁止对日本出口石油等战略物资的措施,使得日本在中日战争中陷入困境。为继续在中国的侵略,日本需要战略物资。因此,日本希望占领天然资源丰富的东南亚的西方国家殖民地,铲除妨碍该计划的包括美国在内的同盟军。然而,与实际战争目的不同的是,日本官方把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目的美其名曰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亚洲解放战争”等。战争打响以后,日本政府又把战争称为“大东亚战争”,如今日本右翼知识分子仍使用这一名称,想要正当化战争。

而美国自战争结束后,一直称这场战争为“太平洋战争”,两国选用的战争名称都遵从了本国的战争史观。日本及西方的开明知识分子为强调参战国家除日本和美国外还有中国等其他亚洲国家,且这些国家都受到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迫害,都称该场战争为“亚洲·太平洋战争”,并把战争时间定为中日战争爆发的1937年到日本战败的1945年。

1942~1945

1942

2月 日本修订《军刑法》

1942年2月20日,陆军省修订《军刑法》并规定:“针对在日本领地内和战场上强奸女性者,处以一年以上、无期徒刑以下的刑罚处罚。”实际上,虽日军士兵强奸事件在中国等地频发,但却没有一件被提交到军法会议上。

1942

6月 中途岛海战

中途岛海战是美日机动舰队间的首场交锋,日军惨败,不仅损失四艘航空母舰,还不得不把海上战争的主导权拱手让给美国。

1942

9月 日军陆军省统计海外慰安所共达400余处

1942年9月3日,日本陆军省报告中统计并记录了各个地区的慰安所数量:中国北部、中部、南部分别设立100所、140所、40所,东南亚、西太平洋、南部库页岛分别设立100所、10所、10所。

1943

2月 日军全军撤出瓜达尔卡纳尔岛

1942年夏,在瓜达尔卡纳尔岛开始的美日两军拉锯战于次年2月以美军胜利告终。在该岛战败后,日军军部为准备长期战,开展了大规模增进国民团结的宣传活动。

1943

9月 意大利投降

三国轴心成员国之一的意大利向同盟军无条件投降,但首相贝尼托·墨索里尼被德国空降兵所救后,继续与同盟军展开抗战。

1944

6月 塞班陷落

日军在驻扎的南太平洋的塞班惨败后,太平洋的重要军事要塞陷落。塞班陷落之前,日军不仅强迫日军士兵自杀,就连妇女儿童、婴儿等无数平民百姓也难逃厄运。塞班陷落后,日本战局由攻变守,美国胜利已成定局。

1944

7月 小矶国昭内阁成立

塞班陷落不久,7月18日东条英机首相卸任。22日,朝鲜总督预备役队长小矶国昭被任命为候任首相。

1945

3月 东京大轰炸

3月10日,美国派出数百驾“超级天空堡垒”B-29轰炸机,对东京平民聚集区进行战略轰炸,这是太平洋战争中造成最多平民牺牲者的空袭。

1945

4月 美军的冲绳岛登陆战役

屡战屡胜的美军于4月1日登陆日本南端的冲绳岛,与日军展开了陆地战。几日后,海军司令铃木贯太郎接替小矶国昭成为首相,成立的内阁被称为“停战内阁”。然而,因军部拒绝投降,战争持续了数月之久,最终于6月初结束冲绳岛登陆战役,虽以美国大获全胜告终,但却有无数居民葬身冲绳岛。

1945

5月 德国败亡

5月7日,日本最后的战友德国也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日本只能孤军奋战。

1945

7月 发表《波茨坦宣言》

美国、英国、苏联、中国等四个国家的首脑共聚德国柏林的郊外城市波茨坦,于7月26日通过并发表《波茨坦宣言》,要求日本投降。然而,铃木内阁因《波茨坦宣言》中没有明确提到保留天皇制等原因,无视同盟国的要求。

1945

8月 投掷原子弹

8月6日,美国向拒绝投降且执意持续战斗的日本军事城市广岛投掷了原子弹。这是投入实战的首枚原子弹,造成了数十万普通市民的伤亡,广岛中心区也因此成为一片废墟。

三天后,即8月9日又在长崎投掷原子弹,很多日本人以及生活在日本的朝鲜人、中国人以及联盟军俘虏均牺牲。

1945

8月 日本投降

8月15日,日本天皇通过广播宣读《停战宣言》,但由于广播中《停战宣言》的原稿是由晦涩的汉字写成的,许多听到广播的日本人没理解其内容,还有一些人误以为天皇宣布的是继续战斗。之所以宣布停战而不是投降,是因为战时的日本政府和军队禁止使用“战败”和“投降”这样的字眼,而且日本也并不想承认自己战败的事实。日本政府和日军为逃避同盟国对其追究战争责任,在投降前后的几日内烧毁了数以万计有关“慰安妇”的文件。

1945

11月 驻扎日本的麦克阿瑟司令部下令遣返150名韩国“慰安妇”

麦克阿瑟军的报告显示,在冲绳被美军强制扣留的韩国“慰安妇”于1945年11月乘船回到韩国。广岛市立大学的田中利幸教授表示,半数以上生活在冲绳地区的韩国“慰安妇”死于美日两国战争(1945年4月-6月)。

1945~1948

1945~1946

纽伦堡审判与乙、丙级战犯审判

美国、英国、法国、苏联等战胜德国的同盟军为追究纳粹德国的战争责任,于1945年11月20日起至1946年10月1日期间在纽伦堡市开庭审判。

参与审判的检察官及审判官分别来自四个同盟国,共起诉了22名纳粹甲级战犯(破坏和平罪)。纽伦堡审判是首个对犯战争罪的国家和公民进行国际审判的案例,向全世界宣告了德国领导人的罪行和侵略战争的违法性,具有教育意义。然而,审判还暴露出一个战胜国只审判战败国的犯罪,却对同盟国犯下的罪行免责的问题。

而且,根据战犯国家在发动战争时并不存在的国际法规后续法来处罚战犯,也是纽伦堡审判广为诟病的一点。纽伦堡审判结束后,4个国家又召开12场军事审判把除甲级战犯以外的乙级(违反战争法规或惯例罪)以及丙级(违反人道罪)战犯定罪为纳粹战犯。甲、乙、丙级战犯的划分不是根据罪行的轻重,而是根据所犯罪行的种类划分。

1946~1948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东京审判)

正如纽伦堡审判把德国所犯罪行定罪一样,由来自美、英、中、苏等11个国家的审判官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又名:“东京审判”)于1946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在东京召开,对日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进行了审判,包括前首相东条英机在内的七名甲级战犯被判处死刑,并于1948年11月23日执行绞刑。

与纽伦堡审判不同的是,东京审判在美国的主导下进行,而且东西方冷战的激化使战犯审判不了了之等一系列问题出现。与纽伦堡审判一样,只有战败国日本的战犯被定罪且受到惩处,对美国投掷原子弹,轰炸平民百姓等同盟国所犯的战争罪行一概不论,用日本的后续法来进行审判也受到了国际社会的非议。

有史学家指出,东京审判的最大缺陷就在于对曾是国家元首的裕仁天皇免责。除此之外,东京审判还阻挠来自朝鲜、台湾等曾是日本殖民地的审判官参与审判。但史学家仍强调称:“尽管东京审判存在缺陷,但在审判的过程中日本所犯滔天罪行得以昭示天下,提交到法庭的日本相关材料也为日后学者的研究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1946

轴心国的乙、丙级战犯审判及“慰安妇”

太平洋战争终结后,曾是参战国的美国领关岛、英国、越南、印度尼西亚、中国、菲律宾、澳大利亚等地开始对乙、丙级战犯进行审判,约有1000余名的日本士兵、民间人等被判处死刑。

对“慰安妇”进行性虐待被判处为丙级战犯(违反人道罪)。1948年2月,在印度尼西的巴达维亚(现雅加达)召开的荷兰战犯审判中,12名日军士兵和民间人被判有罪。然而,其他大部分战胜国没有受到有关“慰安妇”的审判。

1951年日本和战胜国签订的《旧金山和平条约(第11条)》中,与惩处甲级战犯的东京审判一样,日本公开宣布接受乙、丙级战犯审判的判决结果。